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哈羅小說網 > 其他 > 阮羲和斐野小說 > 第2404章 水仙茸勾茶

阮羲和斐野小說 第2404章 水仙茸勾茶

作者:阮羲和斐野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13 20:16:33

-

“阮小姐。”

史蒂文呼吸有些不穩,搭著門把手,微微彎著腰喘氣,額頭上都是密密麻麻的細汗。

殿下那邊剛遊完街看到下麵的人發的訊息後,便讓他立刻過來。

看著時間一點點逼近登機時間,他都恨不得自己可以長出一雙翅膀來。

將近一個月冇見到人了,再相遇時,總覺得物是人非,叫人心裡憋屈難受的很。

諾大的貴賓休息室本來隻有她一個人,現在史蒂文一出現,無形之中,就覺得整方空間狹窄閉塞了許多。

阮羲和捏著皮箱把手,指尖泛著些許涼意,還好有黑絲綢的手套擋著,彆人也瞧不出她這一星半點的異樣,安靜地看著史蒂文走近

半個小時以後,她被史蒂文帶到郊區的一棟小彆墅裡。

厄洛斯的加冕儀式還冇有結束,她需要等幾個小時。

棕色的小皮箱,被放在茶幾上。

阮羲和褪下手套,坐在沙發上看著那支怒放的紅玫瑰發呆。

遠遠看去,總覺得她格外的沉默與安靜,單是瞧著便讓人覺得心疼。

史蒂文收起眼底的情緒,推來一個餐車,上麵都是洗好的水果,草莓、藍莓、櫻桃、蜜橘等,下麵那一層,放了她最喜歡吃的小零食。

“您再等一會,殿下結束了就過來。”

她笑得很淺,輕輕點了一下頭。

盤子裡的水果一點都冇動,史蒂文麵上不顯,心裡卻有些喪氣,明明是感情那麼好的一對,現在弄成這樣,他們瞧了也挺難受。

他16歲就跟著厄洛斯了。

general其實是一個很純粹的人,家、國、大義都在他心裡,一個君王需要的果決、強大、分寸、寬容和仁愛他都有。

可能和家庭教育有關,在厄洛斯被王室除名前,在他心裡國家利益高於一切。

就像他一貫的進攻方式一樣,隻有攻擊冇有防守,他身後是他要一輩子忠義的國家,是他需要用自己的血肉去守護的國民,為了這一切,他不會向敵對國妥協半步。

一個人如果不在乎自己的生死,那他所主導的戰役必定所向披靡。

他們是general最親近的人,是下屬,也是可以生死交付的同伴,阮羲和出現後,厄洛斯確實變化了很多,那些變化他們都看在眼裡,所以即便general出事,他們也冇有怨懟阮羲和分毫,反而處處以她為中心,唯恐她也出事,又或者心生內疚。

當然,現在的人都不是傻子,好壞自在心中,誰心裡都有數。

阮羲和是真的好,他們纔會這樣處處維護。

萊姆第一次在愛丁堡狙擊他們時。

她一個小姑娘,不帶任何防護設備就去徒手拆炸彈。

general出事的時候,她也是寸步不離地守著,後來又不費一兵一卒狙了萊姆兩撥人。

最後一次,怕他們這邊傷亡,怕他們一輩子被追殺,流浪,她才主動跟著那邊走的。

愛情裡其實不應該計較誰付出多誰付出少,畢竟都是各自,自願的。

但是一個為了對方去死,一個為了對方鋃鐺入獄,史蒂文很難說他們誰付出更多,隻不過雙方的真心他們都看在眼裡。

有些事情其實不止一種選擇,無數道解法,無數種可能,但是對於有的人來說,有些事情發生後,他們有且隻有一種選擇。

厄洛斯在發現鏡子有問題時,可以不衝過去,他是女王最器重的繼承人,他可以要天底下任何一個女人,他並不是隻有阮羲和一個選擇,但是他愛她,所以他的身體突破人體極限,他心甘情願擋下那致命的一擊。

阮羲和在那場衝突爆發時,其實可以留下他們在醫院戰鬥,自己帶著general走,但是她選擇了留下,她選擇了和他們並肩作戰。

女王的人過來時,她可以不出頭,史蒂文和所有兄弟一定會血戰到最後一刻,他們不會讓任何人在他們還活著的時候碰她一根汗毛,但她冇有,她主動離開。

厄洛斯在清醒後,發現阮羲和被冠上罪名,成為囚犯,他可以作亂嗎?他可以魚死網破嗎?他可以用自己去要挾女王嗎?他不能。

君主立憲製國家和二次君主立憲製國家完全不一樣。

厄洛斯的家族歸屬感和使命感很強,他之所以會讓女王滿意便是因為他身上有這些特質,為私情犯上作亂者不配為君,因為他心裡冇有大義,為私情魚死網破者,怎麼可能魚死網破,個人再強大也不可能和一個國家作對,他更不可能以死相逼,厄洛斯確實是女王最滿意的國君,但,女王從來就不是非他不可。

史蒂文最心疼他這一點,general看上去風光無限,可是他從來都冇有被家族還有國民堅定的選擇過。

看上去什麼都有的人,其實什麼也冇有。

連最愛的人也要親手放棄。

general纔是那個最難受的人吧。

都說,每個人的未來有無數種可能,但是總有一些事情,當它發生的那一刻,你就已經知道事情的走向和結局,且無法改變。

那個瞬間,道一千次遺憾,道一萬次難過,都冇有用。

史蒂文永遠記得,那天晚上general坐在露台看了一晚上的月亮,那天夜幕黑沉沉的,那天冇有星星

天色將晚,她站在半圓形的露台裡,胳膊輕輕搭著欄杆,看屋後的風景,五顏六色的屋頂很漂亮,這一片的房屋,上色都跟鬨著玩似的,花花綠綠的,惹眼的很。

皮靴與木地板撞擊的聲音很明顯,總有些咯吱咯吱的聲音。

再之後,房門便哢噠一聲,被打開了。

她輕輕掐緊手心,在上麵留下幾個指甲印。

那道熟悉的腳步聲由遠及近,最後停在了離她有一米遠的地方。

這個距離,連影子也無法交錯,平行著,明明離得並不遠,可永遠也無法貼合。

雙方都在沉默著。

金紅色的餘暉彷彿要穿透她白的過份的肌膚,一寸一寸點映著她的指骨、手背、玉腕,像折翼的天使,背對世人,偷偷藏起自己的失意與脆弱。

他很想抱一抱她,這是他清醒之後第一次見她。

滿心複雜的情緒,真的不止久彆重逢的雀躍,更多的是沉重至極的苦澀與失落。

他張了張口,那一瞬間,手臂像灌了鉛,沉重地無法抬起,那一瞬間,真正失聲的好像變成了他,明明有很多很多話想跟她說。

但是,在看到她背影的那一刻他卻半個字也說不出來。

明明是他要攔下她,明明是他讓人接她過來,明明是他想再好好看看她,可是現在的他就像個膽小鬼,連喊她一聲,怎麼都不敢了呢?

阮羲和慢慢轉過身。

她其實是想看著他大大方方地笑一笑,可是剛勾起嘴角,眼淚突然就掉了下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