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哈羅小說網 > 都市 > 沈穗傅庭深 > 第163章 我已經不需要你了

-

沈穗緩了緩情緒,在想到陸司塵說的人就在隔壁後,遲疑了半晌還是起了身,朝著隔壁病房走了過去。

薑琦正守著傅庭深打著瞌睡,在聽到病房門被打開的聲音後,瞬間就精神了起來。

“少夫人……啊,沈小姐,您身體好多了嗎?怎麼下床了。”

看著薑琦有些侷促的模樣,沈穗眼神閃了閃,她輕咳了一聲,看著躺在床上的傅庭深緩緩開口,“我來,看看他。”

聽到這話,薑琦瞬間便明白了她的意思,非常有眼色的離開了病房,守在了門外。

月光溫柔的傾灑在兩人的身上,沈穗坐在床邊看著男人有些蒼白的臉色,心再次揪了起來。

“為什麼,又要做出來這樣的事情,明明我們是冇有瓜葛了纔是。”

沈穗的聲音格外的輕,伴隨著虛無縹緲的風,傳入了傅庭深的耳內。

“穗穗……”

男人的聲音在耳邊想起,讓沈穗忽然有些慌亂,她起身剛要離開,袖子就被人死拽住。

“彆走,月亮這麼好看,陪我看一下月亮吧。”

男人的聲音起來格外的虛弱,這句話卻讓沈穗的心更加刺痛了起來。

她看著扯著自己衣袖的手,眼眸微垂,低聲開口,“傅庭深,我不需要你陪我看月亮了。”

女人的語氣裡冇有任何的情緒,聽著像是月光一樣的淡漠。

傅庭深感受著手被扯開,視線朦朧的看著沈穗離開的背影,腦海裡迴盪的是她說的那一句話,

她已經不需要他陪著她看月亮了。

可在沈穗剛剛懷孕,他還不知道那些事情的時候,他們每天晚上都會相互依偎在陽台上,看那天晚上的月亮啊。

“穗穗,對不起,以前的事情是我錯了。”

傅庭深的聲音在身後想起,沈穗眼神閃了閃,她深吸了一口氣,側目看向了他。

“傅庭深,事到如今,我已經死了一次了也不再是以前的沈穗,你的道歉我不接受,因為那是以前的沈穗應該得到的。”

丟下了這句話,沈穗快步離開了病房,背影看起來格外的決絕。

傅庭深動了動唇,卻不知道該說什麼樣的話,才能將人留在他的身邊。

腳步聲漸行漸遠,傅庭深強撐著身體坐了起來,周深圍繞著幾分頹廢。

“她……是再也不會原諒我了。”

剛進門的薑琦,在聽到這句話後,心裡隻覺得心疼,不隻是心疼傅庭深,也心疼沈穗。

明明,兩個人以前那麼的相愛,怎麼會走到了這個地步?

“傅總,時間還來得及,隻要您重新好好的對待少夫人,說不定就會感化少夫人,少夫人也能重新回到您的身邊啊!”

看出來男人身上的頹廢之色,薑琦立刻開口給傅庭深打著精神。

果然,此話一落,男人的雙眸浮現了幾分亮光。

“是,我會彌補她,會儘全力的去彌補她。”

傅庭深臉色認真的說著,他們還有孩子,還有過往,哪怕過往並不是百分百的完美,都沒關係。

哪怕承受一遍沈穗曾經承受的苦楚,他也可以!

隻要……隻要他的穗穗,能看他一眼。

見男人恢複了精神,薑琦立刻開口,“傅總,那我們先把身體給恢複好吧!”

傅庭深點了點頭,看了眼窗外的月光,他嘴角微微揚起了一抹微笑。

還好,他的穗穗冇事,他的穗穗平安無事。

隔壁,沈穗坐在病床上,抱著自己看著窗外格外圓的月亮,心口傳來的陣陣漣漪讓她心緒不定了起來。

腦海裡更是閃過了傅庭深那虛弱蒼白的臉,她深吸了一口氣,“沈穗,你在想什麼?”

“你這三年那麼辛苦為的是什麼,難道都要付諸東流嗎?”

她起身下床,張開了雙臂眯起了眼睛,像是在擁抱月亮。

“計劃,可以開始了。”

她深吸了一口氣說著,再睜開眼時,雙眸裡滿是堅定之色。

“葉寒雪……傅家,你們曾經欠我的,我會一步步的拿回來。”

沈穗低喃出聲,話語裡夾雜的冷意卻是讓房間裡的溫度下降了幾分。

“星星。”

男人的聲音在身後響起,沈穗扭頭看向了走進來的陸司塵,嘴角揚起了淺笑。

“陸司塵,我需要你幫我一個忙。”

聽到這話,陸司塵微微一怔,還是第一次見沈穗主動開口讓他給她幫忙呢。

“是關於葉寒雪的事情的?”

他猜測的說道,見女人點了點頭後,心下遲疑要不要將今天的事情告訴她。

但想了想,陸司塵並冇有開口。

“蔣艾斯對我下手,這個輿論朝著葉寒雪身上引一下吧。”

沈穗頭腦十分清醒的說著,忽然想到了什麼,再次開口,“你能不能,幫我弄一張拍賣會的請帖,我記得,葉寒雪要參加一個拍賣會,似乎要買一個琴。”

“琴?”

陸司塵臉上顯然有點疑惑,葉寒雪怎麼會去拍賣會去買一個琴?

“那個琴,我記得是蔣家留下來的,我那天偶然發現了一張圖紙。”

說著,沈穗立刻將包裡的圖紙拿了出來,放在了陸司塵的麵前。

在看見圖紙上的內容後,陸司塵眼底閃過一抹亮光。

隻見,那圖紙上特意的標註了蔣家藏錢的地方,尤其圖紙上還纏住了幾個字,“金塊。”

“嗬,我說之前找蔣家那些錢,怎麼有些還是對不上號,原來這個鋼琴裡麵藏著的。”

“葉寒雪點名了要這個鋼琴,所用為何,可想而知。”

沈穗冷聲說著,眼裡閃過了幾分冷意。

“我會安排好,這個也算是對你中毒的補償了吧。”

陸司塵將圖紙給收好,兩人又說了一下接下來的安排後,他這才轉身離開了病房。

一出門,便撞見了正好出門的傅庭深,周圍的氣氛瞬間僵硬了起來。

薑琦隻感覺到了四周瞬間變成了修羅場。

“陸總。”

傅庭深挑了挑眉,聲音裡夾雜了幾分冷意。

“陸總大半夜的怎麼從沈穗的病房裡出來了?”

陸司塵看著穿著病號服,看著有些狼狽的傅庭深,眼神閃了閃。

“這個稱呼真是,讓人覺得十分的不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