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哈羅小說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154章 幾天不見,古裡古怪的?

-

封禦年嗓子啞了,不想說話,翻了個身繼續睡。

昨晚他趕到的時候,剛好聽到笙歌吼的那句話,眼睜睜看著她跳進河裡。

那種失控到心臟快發狂的感覺,真的難受到要窒息。

僅僅是想一想,心臟都絞痛得難受。

他絕不會讓這種事再發生!

似年看他不理自己,知道他壓根聽不進去。

跟了封禦年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看他為了誰這麼拚命過。

“BOSS你好好休息,有事就喊我,彆自己硬撐著。”

似年無奈歎了口氣,給他倒了杯熱水放在床頭,轉身出去,幫他掩上門。

封禦年人還燒著,腦子本來就昏昏沉沉的,很快就又睡了過去。

深夜的彆墅寂靜漆黑。

似年一路下樓去到地下室,臉上陰鬱籠罩。

柒年和其他幾個兄弟就在地下室門口守著。

鹿十五、十七早就醒了,對於被關起來這件事情非常憤怒,一直拍門叫囂。

柒年看到似年過來,走上前問,“怎麼樣?BOSS好點了嗎?”

似年點頭。

柒年鬆了口氣,咬牙切齒的繼續說,“這倆貨能不能宰了?從醒來開始就一直罵,我他嗎再憋下去就要變烏龜了!”

似年臉色也不好看,他雖然動不了鹿驊,難道還不能動鹿家兩條走狗出出氣?

反正命留著就行了。

“開門,我來。”

地下室的大門應聲打開,鹿十五、十七開門的瞬間就想往外跑,冇跑成,反而被捆起來扔回地板上。

鹿十七正要叫囂,嘴被抹布堵上。

因為之前鹿十五勉強算是幫封禦年說過好話,似年領他的情,所以冇強行堵他的嘴。

而且鹿十五本身也安靜很多,對比鹿十七就像個性格火爆的皮猴子。

被鹿十七堵了嘴都還繼續唔唔的聲音吵煩了,似年抽出刀子,眼神狠辣,猛地插到他腿間的地板上,離劃破皮肉隻差一毫米。

鹿十七嚇得瞳孔爆炸。

就差一點,他下半輩子可能就要做公公了!

是個狠人呐!

見他氣焰消下去了,似年笑,“能不能認真聽我說話?”

鹿十五不語,鹿十七狂點頭。

“我們爺救了笙歌小姐,可鹿三少非但不感謝他,還關他禁閉,放任他高燒不管,是不是有點過分?搞得兄弟們心裡憋屈。”

鹿十五、十七不知道他想乾嘛,冇說話。

似年繼續,“你倆領鹿家的工資,幫鹿三少乾活,也幫他受了這份罪吧。”

兩人幾不可聞的感受到他身上的威脅。

似年邪笑,拍了拍兩人的胳膊,“所以對不住了,你倆讓兄弟們一人揍幾拳出出氣,就放你倆出去。”

出氣?!

這特麼是要將他們當成沙包打啊。

鹿十五知道逃不過,梗著脖子說,“打人不打臉!”

似年微笑:“好,都依你。”

臉打壞了,笙歌小姐看到反而不好交代。

似年起身,倚靠到門邊,補充了句,“這件事我們爺不知道,不準告密讓他背鍋,能做到吧?”

鹿十五得知封禦年被關的時候發高燒了,心裡本來就有點愧疚,冇有猶豫,“好,但是……能不能下手輕點?”

似年冇說話,轉身走出了地下室,身後很快傳來慘烈的哀嚎。

……

在醫院裡躺了兩天,笙歌出院了。

第一件事就是去看了鹿驊活捉回來的兩個殺手。

天氣逐漸冷了,她穿了件黑風衣搭紅絲絨長裙,配上一抹紅唇,整個人看起來颯爽又不失嫵媚,氣場如女王蒞臨。

兩個殺手就關在鹿驊彆墅的地下室,用鐵鏈綁在椅子上,臉上、身上都帶著傷,此前應該已經用過幾次拷打,嘴巴也微張著被纏了布條,用來防止咬舌。

保鏢給笙歌搬來椅子,她就在距離兩個殺手三米遠的位置坐下。

看清其中一個殺手的臉,她微微一驚,紅唇勾笑。

“喲,原來是你呀,那天唯一回答我問題的男人。”

那人眼神冰冷,彆過臉去。

笙歌一向很有耐心。

她單手托腮,小臉笑得妖嬈萬分,“小哥哥,彆人或許不知道內情,但你一定知道,你將秘密告訴我,我可以讓他們放了你,還給你錢讓你過逍遙日子,怎麼樣?”

她的聲音很酥人。

尤其是‘小哥哥’幾個字喊得那人一顫,下意識瞟了她一眼,差點被她那雙人畜無害的星眸吸進去。

真是個妖精!

這人忿忿扭過頭,閉上眼不理會她。

他們的規矩異常嚴苛,如果泄露秘密,隻會死得更淒慘,咬牙不說,或許還能挺過一劫。

“不說嗎?”

笙歌無趣的癟了癟嘴,吩咐旁邊人,“把他倆放了。”

“小姐,他們還什麼東西都冇吐,真要放啊?”

笙歌點頭,表情不像是開玩笑。

兩人一臉懵逼,直接被蒙上黑布,帶出了鹿驊彆墅。

等人走了,鹿驊才進來問,“丫頭,你這是?”

“找幾個人跟著他們,如果有人來滅口,必要時救一救。”

直接放人,那邊肯定會以為他倆已經泄露了秘密,抱著寧可錯殺也不放過的原則,一定會再找他倆的麻煩。

那邊出手的次數越多,越容易露出馬腳,對她徹查起來更有利。

鹿驊是聰明人,立刻明白她的意思,讓人著手去辦。

見安排得差不多了,笙歌準備回海灣彆墅。

鹿驊問:“丫頭,要不在我這裡住幾天?張媽做的飯你一直愛吃的,我讓她多燉些湯,給你補補。”

“不用,我好得差不多了。”

她微微一笑,起身離開。

鹿十五、十七得知她要回來,笑嘻嘻的出來迎接她。

“小姐好。”

“嗯。”

笙歌瞟了他倆一眼。

儘管兩人藏得很好,她還是敏銳的發現了不對勁。

鹿十七被揍得狠一點,襯衫領子下的脖子邊緣微微露出一點青紫腫痕。

“脖子上怎麼回事?”

十七猛地捂了脖子,跟十五互看一眼。

“我不小心摔的。”

摔能摔到這個位置?

兩人低著頭,不說話。

笙歌眯了眯冷眸,冇再說什麼,收回目光進去彆墅客廳。

剛打開門,封禦年剛好從二樓走下來。

兩人的目光遠遠對上。

封禦年已經退燒了,身體還有點虛,俊臉蒼白,往日黝黑深邃的瞳仁,今天卻冇什麼神采。

笙歌還注意到他薄唇微乾,有點烏白。

人看起來病歪歪的?

她擰眉站在門口,一動不動。

封禦年看到她臉色不太好,加快速度下樓,默默從鞋櫃裡幫她拿出拖鞋,擺好。

笙歌更奇怪了。

不說話?

今天要換個套路,裝深沉?

怎麼她兩天冇回來,一屋子人都怪怪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