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哈羅小說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157章 邀功,她不喜歡欠人情

-

恥辱的回憶被勾起。

她瞪著笙歌,恨得五官猙獰。

“我怎麼知道他們在哪兒?就算知道,我也不會告訴你!我還等著他們弄死你呢!”

“不說嗎?”

笙歌聲音蘇柔,眸子卻是冷的。

“那咋們開始算賬。”

她想了想,匕首離開了林淮初的下巴,緩緩移到右肩骨處,“那天我的車爆炸,車的碎片不小心割傷了我的肩膀,那就從這裡開始。”

林淮初臉都嚇白了,眼神恐懼,拚命搖頭,“不要!這事跟我沒關係!明明是你自己不小心……啊!”

一聲慘叫劃破天際。

笙歌手起刀落,冷血狠辣。

林淮初痛得渾身戰栗,冷汗淋漓,肩膀處咕咕滲血,鮮血染紅了她的白裙。

她不甘心的瞪向笙歌,“你給我等著!你這個賤人!我不會放過你的!”

“還有力氣罵,看來是不太疼。”

笙歌說著,又將匕首移到她雪白的胳膊處,“最後給你一次機會,你背後的人和慕芷寧,在哪?”

林淮初死死咬著唇角,笙歌作勢就要動手。

她連忙喊,“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他冇有告訴我他是誰,每次有行動的時候纔會告訴我,慕芷寧也在他那裡,我是真的不知道!”

笙歌凝視了她一會,收了匕首,重新坐回躺椅上。

林淮初以為她放過自己了。

冇等鬆口氣,就見她將刀子遞給似年,語氣平淡卻狠辣無情,“那天我胳膊上有一刀,鹿十一和鹿十二身上不知道傷了多少刀,你看著來,注意分寸。”

似年突然被點名,愣了愣,很高興的接過匕首,“好嘞,我下手,您放心。”

“不要……啊!”

一聲聲淒厲無比的慘叫響起。

旁邊的林欣美心疼得哭成了淚人。

笙歌就靜靜的看著,心情頗好。

她伸手去拿封禦年剝好的桔子,手腕卻突然被人握住,扭頭一看,封禦年拿了手帕,半蹲在她手邊,正在溫柔的幫她擦手指頭。

注意到她投過來的目光,他低啞的嗓子解釋。

“沾了點血,臟。”

笙歌冇說什麼,心安理得的享受他的主動服務。

她吃完最後一個桔子時,似年也乾完活了。

林淮初渾身是傷,鮮血淋淋,頭髮都被汗水浸濕,塌拉著,又狼狽又淒慘,已經痛得當場暈過去。

似年下手很刁鑽,專挑身上不致命卻能痛得人死去活來的地方,乍一看林淮初跟個血淋漓的布娃娃,實際上隻會是輕傷。

笙歌不由得多看他一眼。

還以為他會憐香惜玉的,冇想到是個狠人呢。

想到這,笙歌彆有深意的瞟了眼封禦年,卻什麼也冇說。

她起身,理了理裙襬,讓人鬆開了林欣美。

林欣美得到自由,連忙撲到林淮初身邊哭。

笙歌警告她,“這次隻是還慈善晚會當天的債,我那88個億在林氏懷裡揣得有點久了,是你們自己拿來,還是要我親自動手?”

林欣美冇說話,一臉憤懣的瞪著她。

笙歌也不是真要她給答案,吩咐人準備打道回府,走到門口又想起自己的車上次炸了。

於是讓人將林家的幾輛豪車全砸了,順便帶走了後院那顆小桔子樹。

好吃,她很喜歡。

林家的傭人們被她這波土匪進村的行為嚇得直抖,第一時間竟然全都忘了去扶彆墅門前暈倒的林淮初。

“你等著!我要告到你死!讓你坐一輩子牢!”

出了林家大門,林欣美裹雜恨意的怒吼還從身後響起。

笙歌仿若未聞,頭也冇回的離開了。

快入冬了,她懶洋洋的感受了下街邊微弱陽光,並不暖和,但她依然覺得神清氣爽。

任務完成了,暗黑鈴鐺的人被安排各自潛回各處。

下午的時間還長著,笙歌讓似年柒年送封禦年回彆墅,自己則去了a

gle公司。

悠閒的處理完公事後,她提前了半個小時下班,去找了鹿驊。

鹿驊已經知道了她下午去林家鬨事的事情,覺得又好笑又無奈,端了杯剛泡好的龍井茶遞給她。

“丫頭,林欣美管理林家這麼多年,方城的人脈還是很廣的,她後續一定不會善罷甘休,你要提早做好打算。”

笙歌接過茶,臉上漫不經心,“我還怕她不找我麻煩呢。”

鹿驊聽她這樣說,應該是已經有打算了,欣慰的揉了揉她的頭。

卻被輕輕笙歌按住,臉上很嚴肅。

他一怔,“怎麼了?纔去林家算完賬,你不是應該心情很好嗎?”

“三哥……”

笙歌猶豫了下,美眸微抬,看向他,“慈善晚會那天晚上,封禦年是不是去了鶴灣橋?是他跳進河裡救的我?”

鹿驊的表情瞬間變得凝重且嚴肅。

他眉峰緊蹙,聲音很沉,“他果然冇安好心,就算他不來,我也能救你,他居然還拿這件事到你麵前邀功。”

笙歌歎了聲氣,放下了茶杯,起身往門口走,留了句,“他什麼都冇說,是我猜的,”

鹿驊看著桌上一口未動的龍井茶,表情深沉複雜,不知道在想什麼。

從鹿驊處出來,笙歌回了海灣彆墅。

一打開門,飯菜的香氣撲麵而來。

笙歌麵無表情的褪下風衣,自己掛到衣帽架上。

廚房的封禦年聽到動靜,連忙出來迎接她。

還冇走近,就看到她手中攥了一份檔案。

上次要他簽解除雇傭協議的事還記憶猶新,他直覺那一定不是什麼好東西,心裡原本的欣喜被複雜替代,轉身就想上樓回房間。

“站住。”

笙歌冷聲叫住他。

他頓住腳。

語氣這麼冰冷,果然不是好東西!

封禦年冇回頭,而是伸手虛弱的扶住欄杆,輕輕咳嗽了兩聲,“頭暈,我睡會。”

“你裝病躲著有意義?”

笙歌還站在門口,遠遠凝視著他寬闊的後背,語氣又嚴肅了幾分,“過來,簽字,我不會再說第三遍。”

封禦年咬了咬薄唇,倏地回頭,黑眸毫不示弱的跟她對視。

“不簽,我也不會再說第三遍!”

笙歌攥著檔案的手緊了緊,走近他,正色道:“我不喜歡欠人情,這次你救了我,我承你的情,你簽字是最好的結果。”

她說完,將檔案遞給他。

封禦年冇接,低眸看了眼,檔案上“解除雇傭協議”那幾個大字像鐵烙一樣,刺得他心痛如絞,幾乎快無法呼吸。

笙歌冇什麼表情,繼續說:“這也是你作為我的傭人,要服從主人的最後一個命令。”-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