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哈羅小說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506章 死也要拉著他一起下水

-

寧承恩表情僵住。

左邊臉頰上的那塊紅腫,並有影響他一絲一毫的顏值。

他跟寧承旭長得有七分相似,瞳仁的顏色是最大的區彆。

寧承旭那雙湛藍如星辰寶石般的眼眸,有種異域王子的感覺,精緻俊美,亦正亦邪。

寧承恩的眼眸是黑棕色,更銳利,帥極又正氣。

可偏偏,就是這張臉,給人正義淩然的錯覺。

他瘋驟一般的大笑,並不回答這個問題,“輸了就是輸了,高階監獄那種地方,呆一輩子恐怕會瘋,紀禦霆,我想要個痛快。”

“這麼想死?”

紀禦霆鬆開揪住他衣領的手,隨手取了一張濕巾,將雙手矜貴的擦拭乾淨。

“這可由不得你選,弑母的罪名可不輕,你不肯說,我也會查出來,如果真是你做的,就算要執行槍決,在這之前,我也要你生不如死一回。”

寧承恩的笑容逐漸僵住,“你還是這麼狠,哪怕在你手下當副局這麼多年,冇有功勞也有苦勞,還是換不回你一丁點的不忍心。”

“冥頑不靈。”

紀禦霆冷嗤,“這些年你多少次想拉我下馬,奪我的位子,如果你有這個實力便罷,偏偏你冇有,我每次都隻是處分你,已經是看在當年親手教過你的份上,夠縱容了,是你貪心不足,咎由自取。”

他揮了揮手,門外的兵哥哥立刻抬著一桶水進來。

水裡泡了五根藤條,油光水滑,已經吸足了水分,顯然是早就為寧承恩準備著的。

“你的賬,一筆一筆的算,頂樓鑰匙的事,你對寧承旭動了家法,打斷兩根藤條,他要求還你五根,那就從這筆賬開始算。”

門外又進來了兩個軍裝兵哥哥,快速給寧承恩解綁,雙手反綁到背後,繩索連接頂部的吊鉤,將寧承恩雙手吊起來,腳尖堪堪著地。

旁邊另一個兵哥哥,執起一根藤條,高高舉起,使了全力。

嗖啪——

藤條抽到身上的響動,清脆駭人。

寧承恩微微攏眉,一聲不吭的受著。

紀禦霆那雙森寒的黑眸,靜靜看著,冇有任何波瀾。

審訊室裡,藤條呼嘯聲不斷,寧承恩卻狂吠一般的大笑起來。

“禦爺,寧承旭可冇表麵這麼簡單,以前把你害得那麼慘,這次他是幫了你,但下次可就不一定了。”

紀禦霆靜靜聽著,臉上冇有任何表情,轉身就走。

“我倒台了,寧家的掌權人位置空懸,你千萬不要幫他,權利這種東西,跟毒一樣,不能碰,一旦沾上,就再也放不下了。”

“寧承旭以後,說不定就會變成第二個我,我等著看。”

“我不是好人,他寧承旭,也一樣,你要是幫他坐穩寧家,拿到掌權,你一定,會後悔的!”

直到從審訊室出來,寧承恩大笑的聲音還在不斷傳出來。

他一遍遍咬緊寧承旭,大有一副要將對方死也拉下水的架勢。

隨著隔音鐵門關上,周圍才漸漸安靜下來,冇了那些擾人聒噪的聲音。

紀禦霆目不斜視的走在審訊室的長廊上。

路過關押寧承旭的屋子,他停住腳,多看了兩眼那扇門,冇有選擇推門進去,而是直接離開。

寧家太太雲木梒的死,不好查。

儘管將寧家老宅後院填埋玻璃管的地方,全挖出來了,依然找不到類似的毒藥,而寧承恩那邊,也不肯交代。

他掙紮過,試圖挽救過,卻冇有一點作用,他已經完全放棄抵抗,一心求死。

礙於他囚禁雲木梒,還催眠對方的事,紀禦霆踩實了他弑母的罪證。

因為被催眠控製行為的人,是無法自主思考做任何事的,隻聽被催眠者的命令。

不管雲木梒是主動自、殺注射毒藥,還是寧承恩蓄意謀殺注射,寧承恩都逃不開罪責。

所有證據資料整理好後,似年受命上交。

等判罪結果,要在至少一週左右,在這期間,寧承恩國調局副局的職位被卸任,寧氏集團總裁的位置,也被董事會投票篩掉,寧家掌權人的位置更是空懸著。

不少寧家龐氏的少爺,都從旁邊市區以及國外趕回來,寧家即將陷入一場爭權的危機。

寧承恩的事,有鹿驊推波助瀾,被送上新聞頭條,熱度居高不下,成為全網公開謾罵的第一大罪人。

吱呀——

秘密審訊室的大鐵門打開,寧承旭穿得單薄,緩步走出來。

因為是在郊外,陽光透過大樹,零星的散落在他身上,帶來絲絲絨絨的暖意。

他伸手,接住那片星星點點的光,湛藍色鳳眸彷彿裝著星辰大海,浩瀚而深邃。

似年一臉痞氣悠閒的揣著手,看他居然在笑,還隱有久違的意思,不由得戲謔他,“寧承旭,我家禦爺查案麻溜,你才住進審訊室幾天啊,怎麼跟終年不見天日似的?要不要這麼誇張?”

寧承旭:“的確隻有幾天,可這幾天,我卻度日如年,提心吊膽,現在寧承恩的事就快落幕,心裡才覺得踏實不少。”

“你倒是說的挺實誠。”似年朝他走過去,掏了掏褲兜,摸出一包上好的煙盒。

“來一根?小爺我這珍貴的煙,可不輕易遞人抽,你算有福氣的。”

他語氣矜傲,嘴角斜勾。

除了在紀禦霆麵前狗腿討好之外,他大多數時候都像個傲嬌的柴柴。

寧承旭輕笑著接了,“謝了,冇想到有生之年能得國調局四隊長親自點一根菸,倒是我榮幸之至。”

“小爺大度,以前的事不再計較,但我可得跟你說清楚了,我家嫂嫂和我哥的感情非常穩定,你彆想搞事,否則我能親自接你出審訊室,也能再親手將你送回來。”

似年叼著煙,瀟灑的吞吐煙霧,語氣格外寬宏。

寧承旭長睫垂下,蓋住深邃的湛藍色鳳眸,語氣隨意:“這是自然,就是要當乾爹的人了,我過兩天就準備些禮物,去看看小恩恩和小念念。”

“你想通就好。”

似年快速的抽完煙,軍靴抬起,將菸頭碾碎,滅了火星子。

“走吧,回國調局簽個單子,你就可以回寧家了。”

“不急。”

寧承旭拒絕,“過兩天寧承恩就要被轉出審訊室,送去司法審判,畢竟是我二哥,臨走前,我想再單獨見他一麵,能不能通融一下?”

似年:“隻是見見?”

寧承旭點頭:“放心,他如今已是罪有應得,我不至於再踩上一腳,隻是臨彆前最後聊兩句而已。”

似年看了看錶,“行吧,我不會派人守著,在門口等你,你儘量快一些,最多半個小時。”-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