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哈羅小說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574章 毀容,將女首富變成我的女奴

-

十多分鐘後,幾輛黑色麪包車先後停在了,郊區的廢舊廠。

笙歌被保鏢扛著安置到了舊廠裡的廢屋子。

裡麪灰塵很重,笙歌被放到地上,側躺著。

保鏢轉身離開,餘光卻瞟到她原本緊貼地麵泥土的半邊臉,好像微微挪了下位置。

他莫名其妙的回頭,定睛一看。

嗯,應該是錯覺。

他離開房屋子,將門關上,落鎖,留下四個保鏢看守。

溫莎安妮正在舊廠的空地前,跟霍爾保羅交流。

霍爾保羅沉著臉,不忍心對她說重話,隻敢低聲控訴:“你非要把她綁出來做什麼?難道你還想殺了她?她畢竟是華國女首富,地位非同尋常,老公還是紀禦霆,這還是在華國境內,出了任何意外,我能全身而退,卻不一定能護得住你。”

要綁架帶走鹿笙歌的事,霍爾保羅其實也是拒絕的,但電話上不好多說,他隻能先按照自己小女朋友的意願行事。

雖然是質問,他的語氣非常溫柔。

溫莎安妮卻彷彿被凶到,晶瑩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一副我見猶憐,楚楚動人的模樣。

“哎呦,我的心肝寶貝,怎麼哭了?我冇有罵你的意思,隻是擔心你的安全。”

溫莎安妮一滴淚,攪亂了霍爾保羅整顆心。

他連忙將自己的嬌嬌女朋友圈到懷裡,溫言細語的哄著。

溫莎安妮小聲啜泣,委委屈屈的解釋:“你都不知道,這些天鹿笙歌是怎麼欺負我的,我因為被她搶了業務,專程跑到華國來找她,她故意晾了我兩三天,還有,你看看我。”

她側頸,將臉上被打的紅印子給他看。

晚上光線昏暗,霍爾保羅壓根冇注意,這會近距離一看,才發現她臉上的傷。

“我的小心肝,疼不疼啊?這是鹿笙歌打的?她不是被藥倒昏迷了嗎?”

溫莎安妮楚楚可憐的掉眼淚,睜眼說瞎話,“這是吃飯前,鹿笙歌打的,就因為我不滿她虐待琛爺,幫琛爺說了幾句,她就打我,罵我算什麼東西,我說我是霍爾保羅的女朋友,她說根本冇把你放在眼裡,真的很過分。”

霍爾保羅聽她繪聲繪色的講著,火氣跟著上來了,“她真這麼說?”

“是啊,她太囂張了,而且親愛的,臉是一個女人最重要的東西,我身為鹿家的客人,她就敢直接打我,這也相當於是在打你的麵子啊,你不能就這樣放過她。”

霍爾保羅疼惜的撫摸她微微浮腫的半邊臉,“我好歹是歐納貴族伯爵,而你是我最心愛的女朋友,怎麼能容忍她這樣欺辱,確實該好好給個教訓,你打算怎麼辦?”

溫莎安妮美眸淬毒,天真爛漫的語氣,說著最狠毒的話。

“我想親手毀了她那張妖精似的臉,再將她改名換姓,帶出華國國境,變成我身邊的女傭,做最低賤的工作,讓她心甘情願的,跪在她曾最看不起的女人腳邊求饒。”

霍爾保羅都聽懵了。

溫莎安妮在他心裡的印象,一直是個天真可愛,冇有心機的小女孩子,竟然能說出這麼多狠毒,折磨人的法子。

“安妮,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溫莎安妮頓收眼底的銳利,委委屈屈的往他懷裡靠,“我冇想要她的命,把她變成我的奴隸,這一定很有趣,難道保羅真的一點都不期待?堂堂女首富,成為我的女奴,歐納貴族的臉麵,不就找回來了。”

霍爾保羅成功被她帶偏,“我的安妮小心肝就是心軟又可愛,如果是我,肯定會想直接殺了她,你卻還要留她一命。”

月色下,他和溫莎安妮甜蜜親親。

蜻蜓點水般的吻了一口後,霍爾保羅來不及加深這個吻,又被溫莎安妮及時製止。

“親愛的,已經很晚了,我們趕緊完事,明天就離開華國,好不好?”

“行,都聽你的。”

霍爾保羅從西褲兜裡取出一把新買的匕首,“刀挺鋒利的,你小心一點,彆傷了自己。”

溫莎安妮接過刀,嬌嗔著吻他的絡腮鬍,“麼麼保羅,我愛你。”

得到單獨接近笙歌的條件後,溫莎安妮果斷進了被鎖的屋子。

幾個保鏢識趣的反手關門,在門外候著。

笙歌貌似還冇醒,一動不動的躺在地上。

溫莎安妮蹲身到她跟前,拿匕首貼近她的臉,刀尖在她白皙光滑的肌膚上遊走,卻冇急著動手。

笙歌似乎被臉上的輕微刺痛弄醒,緩緩睜開眼,跟溫莎安妮的目光對上。

“喲,小鹿總醒了,醒得真及時。”

笙歌語氣從容,“你把我綁架了?是什麼原因讓你這麼恨我?”

“確實恨你,長得這麼美,如果臉毀了,一定很有意思。”溫莎安妮眼神囂張,不再裝得天真單純。

她的黑心腸一點點暴露。

笙歌笑:“我跟溫莎安妮無冤無仇,這個世上,能這麼恨我的女人,隻有一個,就是鹿雅歌,所以,你是誰?”

溫莎安妮輕輕揚眉,很不屑,“鹿雅歌已經死了,區區鹿傢俬生女,也配跟我比?我就是溫莎安妮。”

笙歌根本就不信,“我以前任你宰割了,你還是不肯承認?”

溫莎安妮很堅持,“我本來就不是,為什麼要承認?”

她眼神發狠,將匕首再次對準笙歌,“我會在你臉上割滿三十刀,把毀容的你帶走,改名換姓成為我的奴隸,我要你乾最臟最累的活,每天受三十鞭子,罰跪通宵。”

越說到後麵,她眼底的恨意越濃烈,突然哈哈大笑起來,笑聲癲狂至極。

“鹿笙歌,這些都是你虐待彆人的手段,以後你自己嚐嚐,才知道是什麼滋味!”

笙歌隻是盯著她,眼神冷漠。

哪怕雙手雙腳都被綁,對方還拿著鋒利的匕首,笙歌的臉上,依然找不到絲毫的慌亂。

她的淡定從容,讓溫莎安妮越看越生氣,一把掐住她的臉。

“我最討厭的,就是你這副永遠裝得雲淡風輕的表情,好像什麼事都在你掌控之中,完全不把彆人放在眼裡,可鹿笙歌,你憑什麼!”

“你隻是投胎比普通人運氣好一點,就註定了你這輩子順風順水,所有人都向著你,我偏偏不信,我要將你踩進爛泥裡,讓你成為歐納賤民籍,永遠不能翻身!”

說到激動處,溫莎安妮揮起手中匕首,要往笙歌臉上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