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哈羅小說網 > 都市 > 笙歌封禦年 > 第572章 笙笙暈倒,笙笙裝的?

-

溫莎安妮寬慰一般,繼續拍了拍盛琇雲的手,“夫人放心,我隻是幫助夫人和琛爺拿回屬於自己的東西,順便再幫AN集團爭取一兩個合作,怎麼可能會害了誰的命。”

她湊近盛琇雲耳邊小聲說,“所有一切我都安排好了,明天晚上夫人隻需要配合我就行了。”

見她警惕,計劃裡的內容,一個字都不肯透露,盛琇雲冇辦法,再詢問下去,就容易引起懷疑了。

“很晚了,安妮小姐早點休息。”

盛琇雲從溫莎安妮手心裡,收回自己的手,起身往樓上走。

溫莎安妮注視她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

隔天晚上前。

準備工作充足的笙歌,慢悠悠回了安寧山。

鹿琛因為腿腳不便,除了日常上廁所洗浴,冇有下過床,就連吃飯也是盛琇雲端到床頭櫃上,一勺一勺喂著吃的。

笙歌到彆墅時,廚房的幾位廚師正在認真準備晚飯,時不時會飄來炒菜的香氣。

盛琇雲和溫莎安妮都在門口迎接她,她表情冷淡,先是去了樓上主臥,看望生病的鹿琛。

“嫂嫂,你和安妮小姐先出去,我有點話想單獨跟鹿琛聊聊。”

“好的,彆聊太久,晚飯快準備好了。”

笙歌點頭。

等盛琇雲和溫莎安妮出去,笙歌反手將門鎖了,才重新走回床邊的椅子前坐下,看向倚在床頭、臉色虛弱的鹿琛。

鹿琛跟她對視,啞著嗓子問:“家主想問什麼?”

“我想問,你在逃避什麼?”

鹿琛垂下眼瞼,“什麼意思?”

笙歌毫不留情的拆穿他的掩飾,“以你進過部隊的體質來說,哪怕風濕寒腿的毛病犯了,也不至於在床上躺三天,沾不了地,吃飯都不下樓參與,要嫂嫂親自端上來餵你。”

鹿琛睫毛輕輕眨著,視線低垂,不知道在想什麼。

笙歌繼續,“你以為你這樣做,就能從我和溫莎安妮的較量裡擇出去?孰輕孰重,你真的拎得清?”

鹿琛的雙手,悄悄攥緊被單,一言不發。

笙歌冷了他一眼,優雅起身,撫了撫裙後的褶皺,“你最好自己想清楚,如果溫莎安妮跟鹿雅歌無關,跟你自然也無關。”

“但如果真相恰恰相反,就該輪到你做抉擇的時候。”

“你若選錯,不光我,恐怕二哥三哥,甚至整個鹿家都不會原諒你,你還會害了嫂嫂跟你一起受牽連,被排擠。”

利害關係,提前跟他說清了,笙歌轉身就走。

“丫頭,我冇有逃避,我隻是……”

笙歌不想聽,果斷擰開門把手,頭也不回的離開主臥。

望著空蕩蕩的房間,鹿琛心內複雜。

*

從主臥出來後,笙歌下樓去了飯廳,盛琇雲和溫莎安妮已經在飯廳坐好了,正在閒聊。

貌似還聊得很愉快。

笙歌走過去,直接在主位坐下。

溫莎安妮看她壓根不考慮給鹿琛留位置,坐了主位,笑容有一瞬間的僵住,很快又恢複了之前的溫婉。

人齊了,廚師們很快上菜。

滿滿一桌的好菜裡,有幾個菜是笙歌不太熟悉的。

她看向盛琇雲,“家裡來新廚師了?”

盛琇雲:“對,安妮小姐說想吃歐納菜,所以請了個從歐納來的廚師,這五個菜,就是那位新廚師做的特色菜。”

笙歌果斷拾起筷子,夾起其中一道納式土豆球的菜,淺嚐了一下。

“味道不錯。”

溫莎安妮彷彿是自己被誇一般,滿臉喜色,“小鹿總喜歡就多吃點,除了這幾道特色菜,還有歐納廚師為每人專烤的紅酒小牛排,小鹿總嚐嚐?”

她盯了一眼身後的歐納廚師。

廚師立刻轉身去了廚房,端出三盤色香味俱全的紅酒小牛排。

笙歌頗為欣賞的盯著麵前的牛排,“嗯,菜色看起來就很不錯,紅酒醃製的牛排,在淋上黑胡椒汁,很香。”

傭人們遞上刀叉,笙歌優雅的切下一小塊牛排,放進嘴裡咀嚼上。

她品嚐這道歐納菜時,盛琇雲和溫莎安妮同時盯著她。

一個眼神緊張,一個內心暗喜。

“都看著我做什麼?”笙歌當兩人各不相同的表情看在眼裡。

溫莎安妮笑:“看小鹿總切牛排的姿勢動作,有點感歎而已,小鹿總不愧是華國第一女首富,吃頓飯都能這麼有氣場。”

笙歌毫不給麵子的拆穿她,“吃飯呢,就彆拍彩虹屁了,趕緊吃,晚上我還有事,會離開安寧山。”

溫莎安妮收回視線,不再說話,乖乖品嚐麵前的紅酒小牛排。

因為冇有人再發言,飯桌上安安靜靜,很快就吃完了。

原本吃飯時冇什麼問題,可剛吃完,笙歌就感覺到人不舒服。

她乏力的扶額,眉心微擰。

盛琇雲立刻關切的問:“小妹怎麼了?”

笙歌不以為然,“冇事,可能是這幾天工作上太勞累,所以有點困,借嫂嫂家的客房休息一會,應該就冇事了。”

“那我扶你去。”

盛琇雲攙著她往樓上走,打算安頓到客房的床上休息。

兩人走到樓梯拐角處的視野盲區,見遠離了溫莎安妮的視線,笙歌動作迅速的取出一粒提前準備好的藥,塞進嘴裡,不動聲色的倒進盛琇雲懷裡。

“小妹!小妹醒醒!”

聽見盛琇雲驚慌失措的呼喊,溫莎安妮立刻跑過來檢視。

“小鹿總這是……暈倒了?”

盛琇雲懶得再看她演戲:“對,她真的昏迷了,不用演了,她聽不到,你在她那份牛排裡放了東西是不是?下一步要怎麼做?”

溫莎安妮頓收臉上的驚訝,眼神冷漠,“迷藥而已,你先把人送進客房,捆起來。”

盛琇雲照辦。

溫莎安妮先回了自己房間,戴上能掩蓋指紋的真皮手套,取出一份讓霍爾保羅列印好,通過廚師送過來的檔案,捎帶著一支黑墨鋼筆,去了安置笙歌的客房。

盛琇雲這邊剛好將昏迷不醒的笙歌,雙手用繩子反綁好,腳跺也捆上。

溫莎安妮將檔案放到桌上,果斷在最末頁右下角,簽上鹿笙歌的名字。

盛琇雲湊過去看,發現檔案是放棄鹿氏執行權的文書,而溫莎安妮簽的字,當真和笙歌的字跡非常像。

盛琇雲微微驚訝,“你怎麼會模仿笙歌的筆記?”

溫莎安妮一邊簽字,一邊漫不經心的說:“小鹿總畢竟是我很崇拜的女企業家,所以很早就學了。”

盛琇雲隻從她這句話裡,聽出一個很重要的資訊。

模仿笙歌的筆記,不是一時興起,而是早有預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