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哈羅小說網 > 其他 > 我在亮劍當戰狼 > 第598章 唱一出好戲

我在亮劍當戰狼 第598章 唱一出好戲

作者:寂寞劍客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5-09 04:29:24

-

[]

我在亮劍當戰狼

“老趙,你彆總是勸我。”李雲龍哼聲道,“老總是說過不能主動挑起摩擦,但現在不是咱們搞摩擦,是狗日的遲殿元先動的手。”

頓了頓,李雲龍又說道:“主席說過,人不犯我,我不犯我,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既然遲殿元這狗日的找死,那老子就成全他!”

再一頓,又大吼道:“二蛋?二蛋!二蛋!”

正在跟一個村姑拉家常的葛二蛋趕緊過來。

趙剛便趕緊對王野說道:“小王,你快勸勸老李。”

王野這纔不慌不忙的說道:“團長,襲擊咱們巡邏隊的未必就是遲殿文的人,也可能是偽軍假冒的,就在昨天我們在外出執行任務的途中,逮住了一隊冒充**的偽軍,拷問之後才知道他們是準備去襲擊我們的巡邏隊。”

趙剛便趕緊勸道:“老李,這可是一個新情況,我們得覈實。”

“覈實個屁!”李雲龍其實早就想對遲殿文和趙勳祺下手了,隻是因為臨行前老總再三叮囑過,再加上又找不著機會,所以隻能暫時隱忍,但是現在機會已經出現了他就絕不會輕易錯過,哪怕遲殿文是冤枉的,這次也非收拾了他。

從李雲龍的邏輯,遲殿文、趙勳祺就是擺在他嘴邊的兩塊肉,要不是老總攔著,他在收拾完王家父子之後的第一時間,就把兩人給收拾嘍。

現在有了這麼妥貼的藉口,老總知道了也是無話可說。

當下李雲龍又對葛二蛋道:“二蛋,立即派人通知各團到二郎鎮集合。”

說起來,遲殿文、趙勳祺這兩狗東西也是欠,在得知八路軍攻占了楊毛莊、尚莊並且滅掉王家父子的豫北抗日遊擊總隊之後,兩人就立刻將各自防區擴大到了楊毛莊、清涼山及二郎鎮附近,擺明瞭就是想要火中取栗。

“老李!”趙剛頓時急了,想要上前攔阻。

王野卻給趙剛打了個手勢,示意他稍安勿躁。

再接著,王野對李雲龍說:“團長,還有個情況。”

“什麼?還有個情況?”李雲龍冇好氣道,“小王,你狗日的出去兩天,就有這麼多情況瞞著老子?膽肥了,?”

“看你這話說的。”王野黑著臉道,“我人都冇回來,怎麼向你報告情況?咱們豫西北支隊現在可冇有配備步話機。”

突圍後,步話機的電池便陸續耗儘。

冇電池的步話機就是累贅,所以這次就冇有帶過來。

“好吧,算老子冤枉你了。”李雲龍哈哈一笑又問道,“快說,什麼情況?”

王野道:“團長,前幾天貌換乖諛鈽對ノ鞅蔽蘖拿矗克鄧姆矯婢的老戰友還有晉西北的老朋友一個都冇在,太冇勁,結果真就來了一個老朋友。”

“來了個老朋友?”李雲龍問道,

“誰呀?不會是楚雲飛吧?”

“團長你可真行,一猜就中。”王野笑道,“你說對了,真是楚雲飛。”

“還真是楚雲飛?”李雲龍聞言大喜道,“哈哈哈,楚雲飛真來豫西北了?”

“真來了。”王野笑著點頭道,“不過現在他還在滎陽縣整軍,等他整頓完了89師,就該帶著部隊北渡黃河,來豫西北了。”

“太好了。”李雲龍越發大喜道。

“老子正發愁不知道上哪弄彈藥呢。”

“咱們支隊都是美械裝備,鬼子的彈藥都冇用。”

“結果楚雲飛來了,哈哈,這下咱們豫西北支隊不缺彈藥了。”

“老李,瞧你這話說的,好像楚雲飛會送咱們彈藥似的。”趙剛忍不住潑涼水道,“冇準人家會跟咱們算上次的過節。”

“過節?哪有什麼過節?”李雲龍哼聲道,“上次要不是老子出手相助,他楚雲飛的九千人馬就得餓死,他狗日還得謝我纔對。”

說到這一頓,又對王野說道:“小王,你說是不是?”

對於李雲龍這個神邏輯,趙剛是滿臉的不以為然,你狗日的倒是想得挺美,問題是人家楚雲飛會認賬嗎?

明明是趁火打劫,落井下石,

居然也好意思說是在幫助人?

王野卻是笑了笑,接著李雲龍的話茬說道:“是,楚雲飛至少應該拿兩個基數的彈藥來感謝我們的出手相助。”

“噯,還是小王明事理。”

李雲龍得意的道:“老趙就不行,胳膊肘儘往外拐。”

王野哈哈一笑說:“不過,團長,楚雲飛眼下的處境可是也不怎麼好,他就是想要對我們表示感謝,隻怕也是拿不出來彈藥。”

李雲龍聞言便不由得愣了下:“你說啥?”

王野道:“團長,我說楚雲飛現在的處境不怎麼好。”

“這不可能。”李雲龍道,“楚雲飛可是常凱申的得意門生,有常凱申這樣的背景,整個一戰區有誰敢為難他?”

“湯恩伯就敢。”王野道。

“湯恩伯?”李雲龍愕然問道,“他怎麼會得罪了湯恩伯?”

王野說道:“團長,楚雲飛得罪湯恩伯不奇怪,不得罪湯恩伯才奇怪。”

趙剛說道:“小王說的對,楚雲飛這個人雖然冇什麼遠見,但個人品質還算不錯,稱之為嫉惡如仇也不為過,跟湯恩伯這種刮地三尺的貪鄙之流顯然不是一路人。”

“政委一語中的。”王野點頭道,“楚雲飛甫一到任就把89師的軍需處長給斃了,而這個軍需處長又是湯恩伯的心腹,所以現在楚雲飛在一戰區的處境有些微妙,至少跟湯恩伯一係已經是水火不容了。”

“湯恩伯雖然已經不再兼任十三軍的軍長一職,”

“但他仍舊是31集團軍的總司令,不久前更是晉升了一戰區副總司令長官,現在連衛立煌都已經被他架空,不說整個一戰區,至少整個河南完全是湯恩伯一人說了算,所以楚雲飛恐怕是很難從戰區長官部得到補給了。”

“這樣啊。”李雲龍的眉頭一下蹙緊。

“那老子的這筆謝禮真是很難拿到了。”

楚雲飛冇辦法從戰區長官部得到補給,自然也拿不出彈藥作為謝禮送給他們,這可把李雲龍給愁壞了。

當下又道:“小王,咱們得幫幫楚雲飛。”

王野笑道:“想要幫楚雲飛,辦法也不是冇有,楚雲飛雖然不受湯恩伯待見,但是湯恩伯畢竟還不是一戰區總司令長官。”

“不用說,衛立煌肯定是十分討厭湯恩伯的。”

“而且湯恩伯將整個河南搞得烏煙烏煙瘴氣,不光軍界,政界對他有看法的國民黨大員也是大有人在,不說彆人,隻說hen省主席李培基肯定就對湯恩伯恨之入骨,所以說隻要能夠燒起一把火,湯恩伯轉眼間就會成為眾矢之的。”

停頓了下,王野又道:“隻要湯恩伯滾出河南,這局棋就活了,楚雲飛立刻就成了第一戰區衛長官跟前的大紅人,到時候那就是要人給人,要糧餉給糧餉,然後楚雲飛也就拿得出來彈藥作為謝禮送給團長。”

聽到這裡,趙剛的表情也變得認真起來。

趙剛原本還以為王野隻是在說笑而已,冇想到是認真的。

當下趙剛說道:“小王,你的意思是說,把湯恩伯給趕走?這恐怕不容易吧?湯恩伯跟胡宗南可是常凱申最信任的兩個黃埔係學生。”

“確實不容易。”王野說道,“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隻要楚雲飛89師,還有剛剛從石門調到安縣的那個日軍步兵聯隊能夠密切配合我們,還是完全有機會將這把火燒起來,隻要這把火能夠燒起來,湯恩伯就隻能灰溜溜滾出河南。”

李雲龍說道:“那還等什麼?趕緊的將這一把火燒起來吧。”

王野道:“但是團長你得先跟我走一趟滎陽,親自跟楚雲飛見一麵。”

“不行。”趙剛斷然道,“老李身為軍事主官,絕對不可以離開部隊,小王,我跟你去滎陽見楚雲飛。”

王野道:“政委去也行。”

“行什麼行?”李雲龍一聽頓時急了。

去滎陽見楚雲飛這種好事,怎麼能少得了他李雲龍?

當下李雲龍又說道:“老趙,你這人心腸太軟,容易被楚雲飛算計,跟楚雲飛這樣的對手交鋒,還得是咱老李親自出馬。”

趙剛冇好氣道:“不是還有小王在麼?”

“小王太嫩。”李雲龍搖頭道,“鎮不住場麵。”

趙剛還要再說時卻被李雲龍強行打斷:“行了,就這麼定了!小王,走走,老話說兵貴神速,我們這就動身去滎陽。”

王野打趣道:“總得收拾一下吧?”

“收拾什麼。”李雲龍道,“又不是上門當姑爺,再說滎陽也冇多遠,頂天了也就兩百多公裡,騎快馬去來回也就兩晝夜功夫。”

說完就讓葛二蛋去把馬牽了過來。

……

滎陽,89師師部。

方立功將一份報表遞給楚雲飛。

楚雲飛看過報表之後,氣得一巴掌重重拍在桌上。

“這些蠹蟲!”楚雲飛黑著臉道,“河南遭瞭如此大災,這些個蠹蟲不想著為民解困,居然還想著藉機大發國難財!這種奸商,不殺不足以平民憤!”

方立功說道:“師座,收繳這些奸商的資產,諒他們背後的靠山也說不出什麼,但是如果殺人,那可就是往死裡得罪他們背後的靠山了。”

“那又怎樣?”楚雲飛哼聲說道,“這種奸商非殺不可!”

說到這一頓,楚雲飛又合上檔案夾對方立功說道:“立功兄,把這些囤積居奇、大發國難財的奸商全都給我斃了,一個不留!”

方立功還想再說幾句,卻被楚雲飛一句話給打斷了。

“立功兄不必再勸了。”楚雲飛森然道,“我意已決!”

“好吧。”方立功輕歎一聲,不再多勸,當下轉身離開。

方立功前腳剛剛離開,孫銘後腳就進來,笑著對楚雲飛說道:“師座,有個老朋友前來滎陽拜訪你,猜猜他是誰?”

“老朋友?”楚雲飛笑問道,“李雲龍?”

“不愧是師座。”孫銘豎起大拇指,又笑著說道,“一猜就中。”

“還真是李雲龍?”楚雲飛聞言大喜道,“在哪?李雲龍現在人在哪裡?”

孫銘說道:“就在師部隔壁的孫記酒樓。”

“在孫記?”楚雲飛皺眉道,“怎麼不請他來師部?”

孫銘叫屈道:“師座,我請了,但是他不肯來,說是饞酒了。”

“饞酒?”楚雲飛哼哼兩聲道,“這人哪,還是那麼愛占小便宜,這分明就是想藉機敲我一頓酒嘛,走!”

當下兩人興沖沖來到孫記酒樓。

李雲龍還要了二樓的一間包廂。

一進門,便看到李雲龍坐在靠窗的座位上,真不拿自己當外人,再一轉眼,就看到了坐在李雲龍下首的王野。

看到楚雲飛進來,王野首先起身敬禮:“楚師座。”

李雲龍卻是不慌不忙的先喝了一杯酒,然後才一抹嘴巴站起身,又向著楚雲飛抱拳長長一揖,笑道:“雲飛兄!”

楚雲飛抱拳回禮:“雲龍兄!”

四人分彆見過禮,又各自選座、落座。

李雲龍占了主位,楚雲飛隻能坐到背門的客位。

楚雲飛笑著說道:“雲龍兄,晉西北一彆,近來可好啊?”

“不好,一點都不好。”李雲龍愁眉苦臉的說道,“實不相瞞,我的部隊飯都快要吃不上了,要不然也不會一進滎陽城就直奔酒樓,雲飛兄啊,咱老李真是餓急了,已經半年多冇有沾葷星了,再不吃頓好的,真就冇法活了。”

楚雲飛將信將疑的道:“貴軍的條件真的已經困難成這樣了嗎?”

“那可不。”李雲龍歎息一聲,又說道,“雲飛兄,咱老李跟你是冇法比啊,你是常委員長的得意門生,89師也是正兒八經的中央軍!”

楚雲飛頓時心頭一動,又說道:“雲龍兄,還記得當初我跟你說過的話嗎?”

“雲龍兄,當初你我兄弟說過的話可多了。”李雲龍啜了口酒,笑著問道,“你具體指的是哪一句話呀?”

楚雲飛道:“我這還有一個副師長的位置。”

“噢噢噢,這個事啊。”李雲龍笑著說道,“雲飛兄,這事我一直記著呢,這個副師長的位置你可得給咱老李留著,可不能給了彆人。”

楚雲飛道:“留著副師長的位置當然可以,但是總得有個期限吧?”

“對對對,是應該有一個期限。”李雲龍深以為然道,“要不然這樣,雲飛兄,咱們就以兩年為期如何?”

“兩年為期?”楚雲飛冷笑道,“雲龍兄,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嗎?”

“辦不到啊?”李雲龍道,“雲飛兄,那你給我個期限,保留多久?”

楚雲飛端起酒杯一飲而儘,說道:“雲龍兄,我就給你撂個實底吧,這個副師長的位置我最多給你保留一個月的時間!”

“一個月啊?”李雲龍道,“這也太急了點。”

楚雲飛哼哼兩聲,又問道:“雲龍兄是有什麼不方便嗎?”

李雲龍為難的道:“雲飛兄,咱們也是多年的老交情了,所以不跟你玩虛的,咱老李在老部隊多少有點威信,所以帶著部隊加入89師基本冇問題,但是話又說回來了,我們老獨立團投奔了雲飛兄你,就好比大姑娘出嫁,雲飛兄你總得給點聘禮是吧?”

聽到這,楚雲飛頓時放聲大笑起來,好傢夥,說來說去,還是想要好處。

而且楚雲飛也聽出來了,李雲龍根本不是誠心的投奔他,隻是想騙點彈藥補給。

當下楚雲飛說道:“看來雲龍兄的日子的確是不怎麼好過,都開始學那些江湖騙子找昔日的老朋友騙吃騙喝,哼哼。”

“江湖騙子?”李雲龍道,“天地良心,咱老李真冇騙你。”

“行了,既然雲龍兄缺乏誠意,那麼這個事咱們就不提了。”楚雲飛說完就站起身,抱拳一揖又道,“今天這頓酒席,楚某會結賬,就當成是給雲龍兄還有王參謀接風洗塵了,二位請慢慢喝,楚某就先失陪了。”

說到這,楚雲飛轉身就要離開。

王野道:“楚師座這麼急著走,未免有失待客之道吧?”

孫銘便忍不住說道:“什麼待客之道,我們師座冇有把你們抓起來就已經算客氣了,也不想想當初你們是怎麼對待我們獨一旅的。”

“孫銘,過去的事就不要提了。”楚雲飛皺著眉頭道。

關鍵這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提他做什麼?真是冇有眼力見。

王野微微一笑又說道:“楚師座,我們團長是誠心來向你求助的,大家畢竟是友軍,幫助我們八路軍相當於是幫助你們自己,是吧?”

李雲龍接著說道:“雲飛兄,我要得不多。”

楚雲飛被兩人的一唱一和氣樂了,還要得不多?

見過不要臉的,但是真冇見過像這兩人這麼不要臉的。

當下楚雲飛笑著問道:“那麼我想請問,雲龍兄想要多少好處哪?”

“不多,不多。”李雲龍笑嗬嗬的說道,“有個三到五門75山炮,幾千發炮彈再加上兩百萬發子彈也就差不多了。”

“哈哈,三到五門75山炮外加兩百萬發子彈?”楚雲飛大笑道,“這點裝備和彈藥要是能夠換來雲龍兄的一個團,那倒是真的不多,不過,楚某想要問一句,雲龍兄你是真打算帶著獨立團加入我們89師嗎?”

李雲龍把酒杯一頓說道:“既然雲飛兄已經把話說到了這個份上,咱老李要是再藏著掖著就太不夠意思了,雲飛兄,跟你說實話吧,讓我們獨立團加入你們89師是不可能的,以前不可能,現在不可能,將來也還是不可能!”

“那就冇什麼可說的了。”楚雲飛把臉一板道。

“不,話還是要說清楚。”李雲龍嚴肅的說道,“我這兒準備了一筆大買賣,就不知道雲飛兄有冇有膽量跟我乾一票!”

“大買賣?”楚雲飛道,“什麼大買賣?”

李雲龍道:“豫北五個縣,日軍一個步兵大隊外加偽豫北保安軍的兩個師,這些算不算是一筆大買賣?”

一聽這話,楚雲飛就知道李雲龍想乾什麼了。

當下楚雲飛把目光轉向王野,說道:“王參謀,我能看看你的作戰計劃嗎?”

“楚師座,作戰計劃在這裡。”王野指了指自己的腦袋,又道,“隻要楚師座同意跟我們合作,我就立刻把全盤計劃奉上。”

楚雲飛道:“那麼,我就換個問題,有把握嗎?”

王野說道:“不敢說手拿把攥,但如果有楚師座和89師配合,機會至少有七成!”

楚雲飛沉吟著道:“兵凶戰危,戰爭從來就冇有穩贏不輸之說,七成的勝算就已經是很難得,值得為之一搏。”

李雲龍道:“這麼說雲飛兄同意了?”

“不著急。”楚雲飛一擺手道,“我還有一事不明,豫北明明有九個縣,為什麼雲龍兄隻肯給我五個縣?還有另外四個縣呢?”

李雲龍道:“另外四個縣得歸我們。”

“這不行。”楚雲飛道,“九個縣城全都得歸我們。”

楚雲飛這話的意思就是,豫北九個縣城的治權都得歸他們89師,至於縣城以外的鄉鎮以及廣大鄉村,則可以商量。

說白了就是楚雲飛要麵子。

“這不行。”李雲龍斷然拒絕,“雲飛兄你要得太多了。”

“雲龍兄,話已經說到這份上,咱們真就不必再藏著掖著了。”楚雲飛哼哼兩聲又接著說道,“現在是你們有求於我,而不是我有求於你們。”

“楚師座,你這話可就說錯了。”王野道,“我們是合作關係。”

楚雲飛道:“姑且算是合作關係,急的也是你們,我並不著急。”

“真的嗎?”王野似笑非笑的道,“據我所知,楚師座您現在的處境似乎不太妙啊?石軍座和湯長官對你的意見據說非常大。”

楚雲飛哼哼兩聲道:“王參謀的訊息很靈通嘛?”

“還行吧。”王野道,“我想要跟楚師座說的是,如果89師能在豫北打一個大勝仗,一舉殲滅日軍一個步兵聯隊加偽軍兩個師,並趁勝光複豫北五座縣城,那麼楚師座和89師一定會成為整個第一戰區乃至黨國的明星。”

“到那時,中外媒體都將紛至遝來。”

“不出意外的話,一戰區將肯定會召開記者會。”

停頓了下,王野又笑著說道:“如果楚師座能在記者會痛哭流涕,說89師光複了豫北五縣又有什麼用,不過就是五座空城而已,如此一來,參與記者會的中外記者必定會提出要求走訪豫北各縣,到那時河南的災情隻怕就瞞不住了。”

楚雲飛的眉頭一下子就蹙緊,這個他倒是冇想到。

為掩飾自己的意外,楚雲飛冷然道:“你想說什麼?”

王野笑道:“河南災情一旦公諸於眾,必定朝野嘩然,湯恩伯對河南的蝕骨盤剝也就敗露無遺,為了平息眾怒,打消中外記者的口誅筆伐,黨國恐怕就隻能拿湯恩伯當炮灰,便是常委員長也是保不了他。”

“王參謀!”楚雲飛皺眉道,“請注意你的言辭。”

楚雲飛表麵上不悅,其實內心卻已經開始在算計。

不得不說,王野所說的這個提議真的是很吸引人啊。

因為一旦付諸實施,不僅可以白得一份天大的功勞,還能把湯恩伯趕走,隻要湯恩伯一走,無論是衛立煌回來,還是調彆的什麼人來第一戰區,他楚雲飛和89師的處境無疑都能得到極大改善,這可真是實打實的好處啊。

李雲龍嘿嘿一笑說:“雲飛兄,行不行就給句痛快話。”

楚雲飛冷哼一聲說:“雲龍兄,王參謀剛纔說的舉行記者會之類的事情,楚某壓根就冇有興趣,至於黨國和校長拿什麼人當炮灰就更是無稽之談,不存在這種事情,楚某更不會參與這樣的傾輒,楚某唯一感興趣的事情,就是打日本鬼子!”

說此一頓,又說道:“所以豫北之戰,我們89師會參戰!”

“雲飛兄,你做了一個最英明的決定。”李雲龍豎起大拇指道。

“雲龍兄,你先彆急著恭維我。”楚雲飛一擺手又說道,“豫北之戰89師可以參加,但是你想要的美式75山炮外加200萬發子彈,那是癡心妄想!且不說我現在根本冇有多餘的武器彈藥,就是有也不可能白給你們八路軍。”

李雲龍道:“雲飛兄,這怎麼能是白給呢?我送了你一份大功!”

楚雲飛道:“雲龍兄,你的這個人情楚某不認,這份大功可不是你送的,而是楚某和整個89師的弟兄自己掙的。”

孫銘接著說道:“而且能不能掙到都還是兩說。”

李雲龍臉色便黑下來,冇好氣的道:“雲飛兄,你這就有點冇人情味了。”

“人情味?”楚雲飛哼哼兩聲又道,“你當初在晉西北算計我們獨一旅,逼得我們拿美械裝備換糧食的時候可曾有半點人情味?”

李雲龍道:“雲飛兄,怎麼又提以前的事?”

楚雲飛道:“雲龍兄,不是我非要提,是你先起的頭。”

王野不失時機的說道:“楚師座,那麼我們換個方式,拿美械裝備換彈藥可以嗎?一挺勃郎寧重機槍兩萬發子彈!”

“一挺勃郎寧輕機槍一萬發子彈!”

“一支湯姆森衝鋒槍或者步槍五千發子彈!”

拿美械裝備跟楚雲飛換彈藥,這是一開始說想好了的。

因為美械裝備的輕重機槍和步槍的口徑都是762mm,這跟國械和日械都不一樣,所以從楚雲飛手中搞到的彈藥耗儘後,就成了擺設。

與其留著這些美械裝備當成擺設,還不如拿來換彈藥。

當然,那28門m1a1型75mm山炮肯定不會拿來交換,因為火炮口徑是統一的,不管你是美械、國械還是日械,都能通用。

李雲龍的豫西北支隊有不少美械。

這些美械都可以拿來跟楚雲飛換彈藥。

而且賣掉這些美械之後,也不擔心缺裝備。

從豫北抗日遊擊總隊手中繳獲的裝備足夠補上。

等王野說完,李雲龍嘿嘿一笑說:“雲飛兄你覺得咋樣?說實話,這個價格已經很公道了,要不是看在你我兄弟這麼多年交情的份上,我是不可能換給你的,這真不是瞎說,雲飛兄你是知道我的,好東西到了咱老李手上,從來是隻進不出,什麼時候你見過往外出?所以也就是雲飛兄你,換彆人就冇這樣的好事。”

楚雲飛臉上冇什麼表情,心下卻已經有些意動。

將整整一個美械師的全套裝備給了八路軍,終歸是他軍旅生涯中的一個嚴重汙點,所以如果能夠一舉“奪回”這批美械裝備,無疑就能洗刷恥辱。

當下楚雲飛說道:“六千多支步槍、一千四百支衝鋒槍、三百多挺輕機槍、七十多挺重機槍外加二十八門m1a1型75mm山炮全都在?”

王野跟李雲龍對視了一眼,說道:“暫時冇那麼多數量,步槍、衝鋒槍和輕重機槍隻有一半左右數量,至於m1a1型75mm山炮,uu看書那是一門都冇有。”

“搞什麼?”楚雲飛皺著眉頭道,“怎麼隻剩下這點裝備?”

李雲龍歎了口氣,有些無奈的道:“雲飛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三八六旅被岡村寧次親自指揮的十個師團圍在晉西北圍了三個多月,中間不知道打了多少場惡仗,所以能夠保住這麼些裝備已經是燒高香了。”

“那好吧。”楚雲飛最終還是點頭。

停頓了下,又道:“雲龍兄,咱們就乾脆一點,你把所有的美械裝備送來,我給你四百萬發792口徑的子彈,怎麼樣?”

李雲龍一拍雙手又說道:“成交!”

楚雲飛欣然說道:“那麼現在,王參謀可以說說你的計劃了吧?”

“當然。”王野顯然早有準備,當即從隨身攜帶的挎包裡取出了一份地圖,那邊孫銘早已經將桌上的酒菜酒壺推到了一邊。

王野將地圖攤開,對楚雲飛說:“楚師座請看,這裡便是安縣,日軍從hd南調的步兵第163聯隊,還有吳藍田的豫北保安軍暫2師的主力就駐紮在這裡,往南五十公裡則是山陽縣,李榮卿的保安軍暫1師主力就駐紮在山陽縣城。”

https://

手機版閱讀網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